请输入逝者姓名:
 
您的位置:首页  追思
坐饮香茗壶犹温
发布部门:离退休处     发布时间:2012-04-18

摘自《华政报》 第239期(总561期)

肖庆平

        屈指数来,武汉老师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作为武汉老师的学生,毕业后留校在武汉老师手下工作也有二十年,这样相加时光竟已经走过了整整的三十个年头。

        回想当年毕业,相传我们留在教研室的名单已定,但我们中有位同学他必须留校,于是另一位同学只能远走高飞,而我却留下了,其实在这几位同学之中,我是最没有背景的一位,但我还是留下了,想必一定得到了教研室主任武汉老师的厚爱。当然,当时留校并非是最佳的选择,最好的去向。

        武汉老师是位严师,批评毫不留情,说话直截了当,嫉恶如仇;好多外人不了解,觉得不好相处,工作多年还有人问我,你在他的手下这日子是怎么过的?仿佛是在受苦受难。其实武汉老师平易近人,批评常常是对事不对人的,说过了也就风清云淡。所以在武汉老师的面前我是很大胆的,武汉老师的许多意见,我也常常会当面说出自己不同的想法,而武汉老师也是一位纳善如流的长者。

        严师的另一面常常就是仁厚。有次和武汉老师一起去宜兴顺道参观壶展,武汉老师赞赏的,主人常常会告知这把茶壶非凡的身世背景。哇!武汉老师的品壶水平还真不一般。我当时就想请武汉老师帮我选一把价廉物美的,也让我附庸风雅。他让我算了,这里不是价高,就是骗人,回去我送你一把。不久他就将上海国际茶文化节的一把珍贵的纪念壶送给了我。我现在常常会在家泡一壶清茶,在窗前的阳光里看书发呆,于是常常又会在这样时候想起,武汉老师又一次从国外开会回来,请我们去他家,上午在二楼,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茶几上有精致的茶点,还有一壶潮州的功夫茶,然后武汉老师韩信点兵一番,隐隐的茶香慢慢地弥漫开来,武汉老师就会给我们看他国外拍的照片和讲述他所见所闻的逸闻轶事,真怀念那时的阳光……

        武汉老师精神矍铄,生性开朗,记得留校后教研室里的年轻人有次吵着要给武汉老师做心理测试,结果竟然显示武汉老师的心理年龄十分的年轻。后来他生病多年,依然非常乐观,记得他去世那年的上半年,还来学校,到新搬好的办公室坐坐,看他的神情仿佛只是身染小恙,稍稍休养,不久又要来上班了。虽说武汉老师离开我们已有十年,可我觉得他常常就在身边。现在我编辑的《犯罪研究》杂志,武汉老师曾倾注了毕生的精力,所以在编辑工作中总感到武汉老师依然的在身边关注着我。而我在教学中,每次讲授到侦查学理论的发展,我都会把武汉老师以及侦查学教研室的前尘往事细细的道来。我想这不仅仅是种回忆,更是一种传承;不知道过去,怎么能够理解今天,更何谈未来。

        美好的时光总是消失得很快,那个时代正在和我们渐行渐远。我知道在茶香氤氲中,我留不住那一缕斜射进来的阳光、留不住武汉老师的背影、留不住时光匆匆的脚步,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留住自己,自己曾有过的憧憬和那一份心情。但我也知道,当年的那壶香茗,至今依然温香浓郁……

 

 

 

 

 
版权所有 华东政法大学 Copyright 2012 ECUPL All Rights Reserved.
松江校区:松江大学园区龙源路555号 邮编:201620
长宁校区:万航渡路1575号  邮编:200042